相思是种福气 思念与被思念都是幸福

k8dc09.com凯发

2018-10-04

  美国教育的优点是把孩子们的嘴巴都教得很甜。 两个女儿陆续离家上大学,在外面遇到了困难,不论打电话或送伊媚儿向我请示,第一句话总是我想妳,末了一定加一句我爱妳。 这一成不变的甜言蜜语,好似例行公事般,我习以为常并不觉有多大的感动。

  两个女儿差八岁,老大去上大学了,我还得忙老二,无暇伤感。

老二进大学时,老大早已还巢在家,为了让初入职场的她与还未退休的老公下班有一顿美味营养的晚餐,我大半天的时间都在忙做菜。

老二就读的戴维斯加大,离家仅有两小时车程,想家,只要搭上火车,每周末都可以回家。

这些年来孩子在电话那头喊着妈咪!我想妳!我多半应付了事地回一句妈咪也想妳!  前年大女儿换到旧金山工作,在通了一年车之后,不堪长途劳顿,终于搬出家门到旧金山与表妹一起赁屋居住。 老二升上大二后,一方面已适应大学生活,二方面功课较忙,也就不常回来了。

这两年老公因工作关系,时常出差,一去两三个星期,我一人独守空屋的日子忽然多了起来。 老公出差时,每天必群发简讯或电邮给全家报告他在外的生活,并啰里啰嗦地要我一人在家小心门户。 两个女儿也担心我一人在家孤单,只要老爸不在家,大女儿不顾舟车劳顿,总要回来几天陪陪我。   为他们忙了大半辈子,如今轮到父女三人反过来关心我这唯一待在家中的人,自然是倍感安慰。

  五月底的长周末小女儿回来度假,正好老公出差,母女俩相依为命数天。

因为舍不得分离,只为多相聚几个小时,我亲自开车送她回学校。 母女俩一起吃了顿午饭,分别时,女儿竟对我说妈妈一人在家好孤单,不如搬到戴维斯跟她一起住。

我忍住泪水告诉她,爸爸很快就会回来,何况家中很多事都需要料理。 拥别女儿,我开上高速公路,心中不住地叹息。 孩子长大了不得不离家,她们都怀念在家中温暖的日子,不舍自己从小睡的床,想念妈妈烧的菜。

回想当年我出国念书的时候,当飞机起飞离开台北上空时,我就开始哭,一路上没有胃口,不吃不喝哭到洛杉矶。

我常告诉女儿们,她们很幸运,想回家就回家,想吃什么,一通电话,老妈就开始张罗。

不像我当年,一出国门,几年看不到爸妈,说着自己忍不住掉泪,两个女儿也面露同情。 人生最苦是别离,相思尤其苦。

  十一月份有个退伍军人节的长周末,老爷在广州出差,两个女儿齐发简讯要回家小住,老大并说要请我吃午饭。

那日在餐馆吃饭,女儿们举起茶杯,齐说:妈妈,生日快乐!我一愣,生日已经过去半个月,原来孩子们早计划给我补过,让我有个意外的惊喜。 大女儿说她今年没有买礼物,但刚上映了一部浪漫喜剧,吃完午餐就请妈妈与妹妹去看,权充我的生日礼物。

我兴奋地分别与他们拥抱,直说有这么两位贴心的女儿,妈妈好Lucky。

  看完电影已是黄昏,正是广州的清晨,在那出差的老公发来简讯报导他这两日的生活,又送来他居住的旅馆照片,并不忘叮咛女儿们要好好陪伴我几天。 看到老公的简讯,我们都觉好笑。 以前女儿在家时,他嫌孩子们事多,很少参与她们的活动。 两个女儿相继离家念书,他却三天两头打电话追踪她们的情况。

大女儿在南加州念书时,有一回他连打了两通电话,女儿都未回。

他急得留言说妳再不回电话,爸爸要报警了。 此后女儿不敢不回老爸的电话,她也才了解,原来爸爸是这么关心她。 老公生性顽皮,爱取笑人,在家时常把我们三个女人逗得不爽快。 然而他每回出差,不但天天发简讯、送电邮,也不忘为我们带小礼物。

似乎人在分别后,才会互相想起对方的好处。

想到此处,忽觉一阵温暖,原来能够彼此思念是这样的幸福。

  我是个很容易开心的人,天生又爱笑。

以前同学们常取笑我人如其名,一点就乐。

但我往常从未把快乐与幸福画上等号。

总认为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,快乐不过是昙花一现。 不管怎样开心,一转身仍然要面对人间万事。 但近日忽有所悟,凡事换一个角度看,幸福其实随时在你身边。 只要怀着感恩的心,珍惜拥有,才知快乐就是幸福。 而Lucky与幸福原来也是相等的。

有了这样的看法,我忽然觉得相思原来是甜蜜的。   感恩节假期到了,两个女儿连袂回来。

我两天前就开始采购食物,接着炖鸡汤、蒸包子、做蛋糕,又泡了糯米,等她们一到家就做她们最爱吃的珍珠丸子。

当两个女儿把丸子送入口中时,齐声说她们很Lucky。

我告诉她们,以前我认为Lucky只是暂时性的,现在觉得Lucky就是幸福。

虽然过完假期她们又要走了,但圣诞节时,她们又会回来。

人生离别总难免,只要珍惜相聚时,也就不计较分别时的无可奈何。 互相思念时也不必悲伤,正是因为思念,才会有再相聚的期盼。 不论是亲人或好友,都是因为思念,才会相约相聚。 思念与被思念,都是幸福。 自从观念改变,我真正变成了一个快乐之人,对生活再没有什么抱怨。